亲密笔记|母亲之于Marina Abramovic

(原创)

说到关于Marina Abramovic的亲密关系,可能会有人以为我要说Ulay,那个与她双生般的伴侣。然而,我想说说Abramovic和她的母亲。Abramovic多次在演讲和采访中提及,她的母亲是她做行为艺术的原始动机。

0903_11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Abramovic。(资料来源是网络文章的翻译和她的采访。)Abramovic 1946年出生在南斯拉夫。她的作品主要探索生理和心理的极限。Abramovic感受痛苦、消耗和危险,追求情感和精神的转化。她的作品很多都是将日常的行为仪式化,如,躺卧、坐、造梦、思考等。作为先锋的行为艺术家,30多年的实践,Abramovic被认为是“行为艺术之祖母”。她通过带观者进入,凝视痛苦、血和身体的极限。

0903_1

Abramovic的父母是二战时期南斯拉夫游击队。二战后,父母成了“民族英雄”,并获得南斯拉夫战后政府的职位。Abramovic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她的家庭是“红色资本主义”家庭。后来,母亲与父亲关系恶化,并离婚。童年的Abramovic觉得父母有一段糟糕的婚姻。

6岁之前,Abramovic是由祖父母抚养。她的祖母笃信宗教,孩童时期的Abramovic每天早上都跟随祖母到教堂,有时候会观看一些宗教仪式。6岁,Abramovic的弟弟出生,她开始和父母一起住,学钢琴、法语和英语。小时候的她喜欢艺术,喜欢画画。

14岁,Abramovic办了自己的第一个画展。后来,她尝试了行为表演,并深深地被这种艺术方式所吸引,于是放弃了画画,开始行为表演。

Art Must Be Beautiful, Artist Must Be Beautiful, 1975~《艺术家必须是美的》,一边用力的梳头,一边重复“艺术家必须是美的”。

1973年在爱丁堡,她进行了第一个行为表演。Abramovic运用了20把刀和两盒录像带。就像俄罗斯轮转游戏般,她有节奏地用刀在岔开的五指间隙用力插。每次受伤后,她都会在20把刀中再选择一把,重复这个动作。经过20次受伤后,她重播这盒录像带,听其声音,并尝试重复这些动作,尝试复制错误,结合过去和现在。她尝试去探索身体的物理和精神限制——刺伤的痛和声音;来自历史和复制的两个声音。

0903_10

Abramovic多次在采访中提及,她的母亲如何用对待军人的方式来训练她。即使已经29岁,她必须在晚上10点前回家。Abramovic认为这不合理,但是所有的自我割伤、鞭打、烧,甚至在火五星中差点死去,都是在晚上10点前完成,然后回家。

u=1734489233,3162154518&fm=21&gp=0

在这个表演,Abramovic力求重新唤醒身体的极度痛。她点燃巨大的五角星。在进入五角星之前,她剪了自己的指甲,脚趾甲和头发,扔进去。燃烧共产主义五角星代表物理和精神上的纯化,同时也解决了她过去的政治传统。在最后的纯化表演,Abramovic跃过了火焰,让她的身体至于巨大星星中间。

0903_6

Cleaning the Mirror II, 1995

在某次寻根采访中,Abramovic说自己童年很不快乐,就像生活在地狱。她的妈妈很讨厌不干净,一定要他们洗手,每一样东西都要清洁。造访她的人要带着口罩,并且必须洗手。若Abramovic睡在床上,身体也必须要直。她的父亲回家很晚,一家人基本不会坐在一起,很少谈话,也很少一起过圣诞节。Abramovic问她的母亲,为什么你从来不亲吻我。她的母亲露出笑容,理所当然地说,当然是为了不溺爱你。Abramovic认为她母亲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不对。然而,这扭曲的关系造成的情感创伤,影响着Abramovic日后的创作。

Abramovic唯一在生的亲人小姨说,在Abramovic的母亲读高中的时候,她的父亲和叔叔被神秘地毒死了。于是,Abramovic母亲结束了学业,参加了共产党,保家卫国,即使她是个宗教徒。但是,她不反对上帝,而是反对法西斯。

小姨说,战后生活艰苦,Abramovic小时候父母都忙于工作,祖母去商店买东西的时候,就会把小Abramovic独自留在家中。祖母说:“Marina,不要在屋里到处乱跑,不要做任何事情。我给你一杯水,你坐在桌子旁边。”她的祖母需要花几个小时排队买食物。等她回来,发现小Abramovic仍然坐在桌子旁,一动不动,甚至水也没有喝。

小姨说,Abramovic的祖母32岁就成了寡妇,带着四个孩子。祖母只重视孩子的教育,但是不表达情感。小姨和兄弟姐妹问他们的妈妈,为什么你从来不拥抱或者亲吻我们?祖母说,当然有,但是只等你们睡着的时候,因为我不想溺爱你们。

小姨告诉Abramovic,其实你母亲是很关心你的。当你坐飞机的时候,她会觉得焦虑。当你表达你的情绪的时候,她内心会好受伤,只是不表达出来。Abramovic问,如果母亲还在生,(看到现在的我),母亲会跟我说什么。小姨说,她会说很开心。听到这里,Abramovic流泪了,她认为母亲是她见过最情绪化的人,现在觉得母亲也有自己悲惨的经历,还有不懂去表达情感。已经到了60岁了,Abramovic发现自己没尝试去理解自己的母亲。她走到母亲的坟前,表达了自己对母亲情感的变化。

在另一个采访中,Abramovic再次提到母亲在她小时候的严格训练和情感伤害。她变得叛逆、极端、对好多东西都充满恨。她说,在好长一段时间里,她的作品其实是其治疗的过程,现在她可以控制自己的能量,达到一种平衡。

0903_2

0903_3

0903_8

0903_4

0903_1

0903_6

0903_5

1976年在阿姆斯特丹,Abramovic认识了西德行为艺术家Ulay。然后开始了双生雌雄般的表演。很多人认为,他们在探讨男女关系、女权主义。然而,Abramovic认为,他们的表演,更多是把两人作为身体工具而已,她的内在动因始终是其母亲对她的严格教育和情感伤害,并没有性别意识。

Abramovic认为,两个人一起做创作,最难的部分是怎样去处理两个艺术家的自我,所以,她要找到方式去放低自己的自我,同时,对方也一样,以此去达到雌雄同体的状态。他们将这种状态称之为死的自我(death self)。

0903_6

在Abramovic和Ulay的作品里面,我更能看到的是两个人类,而非要突出男女之别。1980年,两人面对面地拉着一把弓箭,Ulay拉着弦,Abramovic拉着弓,箭头对准了Abramovic的心脏。他们身体向后倾斜,借助弓的张力达到平衡,哪怕是刹那间的闪失,都会带来死亡。他们挑战自身的极限,也挑战着观众可以接受的极限。

0903_3

1988年,Abramovic和Ulay长达十年的关系,在一次精神之旅后结束了。这个行为表演在中国长城进行。Ulay始于戈壁沙漠,而Marina始于黄海,每人走了2500公里,在中间相遇。相遇的时刻,即别离之时。之后Ulay结婚了,他们二十年没见面。

20140624095510555

两人站在艺术馆门口,让进入者选择面向那一面。

u=962998076,4098727445&fm=21&gp=0

两人对着叫喊。从小声缓慢到揭斯底力的对喊,到了后期像野兽一样,一直至耗尽力量。

Abramovic的作品很多,这里就提及两个我认为比较重要的作品吧。一个是在1974年,为了测试表演者和观众的极限,Abramovic做了一个极具挑战性的演出。在艺术馆里,她在桌子上放了72件物品(带说明),供公众选择。公众可以用这些物件作用于她的身体,她不做反应,就如一件物体。桌子上有枪、一颗子弹、鞭子、玫瑰、羽毛、蜂蜜和解剖刀等等。刚开始,公众对她还很友善,还给她喝水。到了后来,人们越来越疯狂,用刀刺破她的脖子,喝她的血,撕去她的上衣,用玫瑰刺刺她的肚子,把她抬到桌子上,在她两腿之间插一把刀。甚至用上了膛的枪对着她的头,慢慢扣动扳机。预定的6个小时结束后,Abramovic满脸泪水、伤痕累累地开始走向公众,公众竟然惊恐地跑光了。回到酒店,Abramovic发现自己的头上长了一束白发。

The Complete Performances,1973-1975 Christie’s

第二个非常重要的表演,在2010年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展览展示了这么多年来Abramovic的作品回顾和复刻。这是MoMA历史上最大的行为艺术展。在整个展览其间,Abramovic做了“艺术家在现场”(The Artist Is Present)的作品。从艺术馆开馆到闭馆,她都坐在一个桌子旁边,与坐在桌子对面的公众对视。在这736个多小时的行为中,1,545人与她对视了,包括James Franco、Lou Reed 、Bjork和Lady Gaga等名人。Abramovic让参与者决定与她对视多久。不少参与者在对视其间甚至流泪了。Abramovic觉得,这是一个能量传递的过程,观众也从观看者变成了被观看者,也是个有趣转变。

0903_14

0903_2

0903_5

个人拙见。Abramovic通过自己的行为,把某种能量转化成一种精神力。而这种能量,某一部分是来自母亲对她的影响。

在Lady Gaga的一次采访中,她提及自己跟Abramovic学习的经历,并觉得Abramovic是个完全自由的人,自我解放的人。她很欣赏Abramovic。雨果文学奖得主、科幻小说家Kim Stanley Robinson把Abramovic写到了小说《2312》里面。在2312年,Abramovic正在太空中做行为艺术。他认为Abramovic的表演是非物质的、精神的(immaterial)。

Abramovic一直在关于自我的探索。

0903_7

0903_11

Marina-Abramovic-Places-of-Power-Waterfall-2013-Pigment-Print-160-x-213-cm-Galerie-Krinzinger-Vienna

但是,艺术要通过物质才能流传于世,而六十几岁的Abramovic也开始考虑,究竟她怎么把自己的艺术留给后世人。行为艺术不像舞台表演,通过复制去流传。行为艺术是艺术家的行为,是当时当地能量的传递,每一次都不一样。观众得到的是体验和回忆。(这是一个非行为艺术家的拙见~)

Abramovic在一次采访中说到,要大家明白我在干什么,那么他们必须有自己的体验,所以她设计了一些转化的工具,让公众可以去体验。那么观众就会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了。

0903_12

u=1593025532,3585178150&fm=21&gp=0

现在,Abramovic创立了自己的学院。参与的人要保证呆在里面6小时,远离电脑和手机,进行一些行为练习,如极慢的走路,半小时喝一杯水,对视静坐,带着耳机和蒙着眼睛,体验失去听觉与视觉等等。如果有兴趣去了解的读者可以上网搜索,这里就不多分享了。

Abramović Experiment Pt. 1, 2009~1

(此艺术家信息量太大了,若有纠错和补充,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