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演媚的2016

2016要做的事情一步步在实现,我们很幸运。但是看着银行账户上的数字在倒数,的确让人心慌。

刚开始,家庭写真工作室并没有想象中顺利,我们做了些免费拍摄换宣传活动,但是效果不大,并决定再也不做免费的事情了。至于有人说,趁着美国之旅那么火,可以做网红啊。那时候的自己也比较理想主义,想做一些踏实的事情,留得下来的事情,没想太多了。直到家庭摄影已没办法支撑俩人的生活,我们只好把家庭写真工作室改成摄影工作室。我们一边接商业拍摄,同时也给媒体供稿,竟然能够活下来了。这就是我自由生活的开端。

有时候喜欢摄影和可以摄影是两回事,商业拍摄于我来说是后者吧。所以,我们同时也在发展自己的个人创作。正当焦虑之际,我们的作品《我与我》获得无忌新锐EOS青年影像奖。这个奖的出现,对处于两难的我们鼓励很大。当时的自己还是比较稚气,对什么都特别较真。该较真的地方当然需要较真,但很多事情其实可以一笑过之。

新锐展览过去,另一个展览又开始,接着是在瑞象馆的个展。策展人林叶是我在杂志工作时认识的网友,他看着我辞职,看着我去美国,看着简陋的《我与我》变成现在的模样。在他的牵桥搭线下,我们认识了施老师,并获得到这次展览的机会。虽然我们的个展是林叶和瑞象馆学术项目的一部分,但是这次个展对新人的我来说很开眼界,前期宣传、媒体报道、专业布展团队、开幕酒会、分享会,还有后续各种主题讲座,非常全面。可惜的时当时太羞涩,不太会说话,错过了表达的机会。

紧接着作品入围三影堂摄影奖,去了北京,再然后是厦门三影堂的展览。严谨的比赛其实也挺残酷的,领悟多少只能靠自己。然而,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得到多一点的指点。

对《我与我》的评论是两个极端。有时候我会很坚定,有时候也会没有信心。后来,我们把作品快印浓缩成一本小书,夹在淘宝买的书壳里,寄去参加国外的比赛。很幸运,这本简陋的样书获德国卡塞尔样书奖提名。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国际奖。当然,我们是一口气投了几个国际大奖,有些国际大奖即使落选了,也会给作品的一点回馈。回馈都大同小异,都说作品很好,你们很特别,然后每张作品点评一下,最后说这是个很好的开始,继续努力哦~接着是一些可以参考的艺术家链接。如果撇开混乱的声音,我会拷问自己,这个作品是不是可以留下来的东西,我的答案是肯定的。那就对了,当初不就是想做一些可以留下来的东西吗?

就这样2016已过半数,每到月底,总会有人提醒我们要回到现实,房东催交租了。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不温不火的生活,作品也是,工作也是,慢慢累积,急也急不来。在2016年末,《我与我》获台北摄影新锐奖,随后,也参加了关注多年的连州摄影节展览。走到这里,我觉得它已经尽力了,是时候要做新作品了。

2016的结尾是思考自己,而不是我们了。《我与我》是我们的过去,他们在那里很好,我们属于当下和未来。在填写基金申请的过程,也是不断理清自己的过程。自由职业虽然不稳定,但是自由职业给了我们很多摩擦和思考的时间,为未来美好的愿景做准备。对于近期的未来,我希望能一边做作品,一边走走停停,还有就是静下心来看书吧,要补充的东西太多太多。再长远一点的未来,其实也就是过普通生活。等积累够了,走不动了,找一间小屋,在空气干净的地方,开airbnb,种花养猫,看书写文。。。。。。

结尾打个小广告,我们的美国之旅准备正式出版啦。我们对买了书的众筹朋友十分抱歉,拖那么久终于要来了。这本旅行书坦坦然然地记录了2015年我们在美国穿越游历,住在当地家庭里,用摄影换住宿的故事。回头看,当时的状态是挺激动人心的。两个满怀理想的人决心转变生活,无畏也好、无知也罢,都是真实的状态。对于我们来说,这也是能留得下来的东西。

2016展览时间线

《我与我》手工书完成
02_Me_and_Me_photobook_01.jpg

无忌·新锐EOS青年影像奖
16_15r0020060.jpg
屏幕快照 2016-01-26 下午8.20.37.jpg

瑞象馆个展
IMG_5939.jpg
IMG_5921.jpg
IMG_5947.jpg

第八届三影堂摄影奖展览
IMG_6338.jpg
IMG_6335.jpg
(手工书寄卖三影堂)
IMG_8867.jpg

第八届卡塞尔样书奖提名
IMG_6851.jpg
IMG_7001.jpg
_MG_3702.jpg

台北摄影节新锐奖
IMG_3345.jpg
IMG_4041.jpg

连州国际摄影节个展
IMG_3758.jpg
IMG_3829.jpg

2016工作时间线

戏聚会定妆照和家庭摄影活动
_MG_1467.jpg
_MG_2274.jpg

银联活动,新年全家福
_I6A0745.jpg
_I6A0920.jpg

新浪专题《中国人家》之广州
_I6A0118.jpg
_I6A1632.jpg

商务形象
_MG_4052.jpg
_MG_4335.jpg
_MG_4287.jpg

卡朋餐厅食物拍摄
IMG_0074.jpg
IMG_0111.jpg
IMG_0229.jpg

主题生日派对
_MG_9904.jpg
_MG_9709.jpg
_MG_9769.jpg
_MG_9935.jpg

茶品拍摄
_MG_2068.jpg
_MG_2194.jpg
_MG_2132.jpg

汽车拍摄
_MG_4860.jpg
_MG_5488.jpg
_MG_5997.jpg
_MG_6491.jpg
_MG_5955.jpg

Published by

Me and Me

2015年,陈文俊和江演媚建立了me and me家庭写真工作室。他们曾是杂志的图片编辑和摄影师,一直从事影像的记录和创作。作品曾刊登于国内主流杂志,并在国内外展出。 Wenjun Chen and Yanmei Jiang established Me and Me Photo Studio in 2015. They were photo editors and photographers in magazines before, focusing on documentaries and visual creations. Their works have been published on magazines and exhibited at home and abr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