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视频和gif小动图制作 Animation Production

需要做动画小广告,gif小动图的童鞋请看这里!这是一支动画小广告例片,剪辑原创,内容为虚构,仅作例片使用。

腾讯视频 Tencent观看

Youtube 观看


GIF动图拆解:

因为定位是少女品牌,所以给它配了一枚乘凉的大叔。大叔地中海的头发在风中凌乱。两个功能性的标签,黄色没扇叶和绿色大风量,跟着风扇转动而移动和抖动,有被风扇强劲的吸力吸附着的感觉,最后连大叔都被吹走了。

午后女孩享受风扇带来的清凉。蓝色文字“纯净清凉”,顺着风扇的轮廓慢慢地滑过,旁边的小狗被滑过的“纯净清凉”吹得打转,悠闲而调皮。

多肉给人凉意和湿润,夏季新品推出,希望给人多肉般消暑的感觉。把风扇单独勾出来,放在右侧,旁边是智能手机控制风扇的解说。这是这个风扇的重要特点。手机操作平台简洁,功能介绍顺着虚线一个个被甩出来。

简洁的结束,全家出动。为了打破方形格局,加了一条半圆的虚线。

醒目的搜索引导。

最后,欢迎关注May and June 影视工作室:)


公众号:mayandjune_2015

南非之旅

work by Yanmei Jiang

两年多前我还在媒体工作,与同事一起到过南非。南非真的很美,这种美是我在下飞机前一刻都难以想象的壮丽。转身低头仰望,连发呆都是风景。那时候拍了大量照片,回来后只刊登了一部分,带着报道任务的行程太紧密,人很累,所以照片放硬盘里就没理了。还是把它们拿出来晒一晒吧,不要辜负了当时的记录。

鲸鱼小镇

飞机着陆开普敦之前,我对南非了解并不多。虽然被多次告知,南非是非洲大陆最富裕的国家,开普敦就像欧洲般安静美丽,但我的脑海里还是浮现黑人兄弟在原野奔跑的景象。

南非大陆是印度洋和大西洋的分水岭,而开普敦正是两大洋交接交汇处。西边是大西洋,海水清凉,阳光温和,因为盐分较高而沙子细白。南边是印度洋,海水温暖,到处是冲浪潜水的游人。南非人喜欢度假,不同季节去不一样的路线,拖家带口,哪怕孩子才刚足月。

春天,人们会往西海岸走,美丽的野花一望无际,露营野炊非常发达。夏天要往印度洋东岸走,这样可以享受海边一个又一个小镇,游艇、小船、滑浪、潜水,人永远被野生动物围绕着。通常,西方游人会花1到2个月在南非,他们会花上一周时间寻找葡萄酒庄,遍品美酒,到内陆看野生动物,在岩洞观星,也会进植物园研究植被,并尽情体验真正的海洋和登山。

亲近大自然是游走南非不可错过的主题,而这趟旅程最让我期待的是能近距离看巨兽们交配产子。我们的车子划过湛蓝无比的开普敦海岸线,约1.5小时的车程,便能到达了赫曼努斯(Hermanus),人称鲸鱼小镇。赫曼努斯(Hermanus)被誉为世界最佳赏鲸胜地。在这片温暖的南海岸,是多种鲸鱼每年迁徙的必经之地,而露嵴鲸是其中最特别的一种。每年6月到10月,露嵴鲸都会万里回游,在赫曼努斯附近的海湾完成传种接代大事。这时候,游人会结伴而至,观鲸戏水,懒洋洋地在欧式旅馆里的享受美好时光,就像节日般愉快。

下午5点左右,我惊讶地发现几乎所有店铺都关门了。据说,南非人的“懒”是一种境界,下午四五点就开始下班,现在这里只剩下两三家餐馆还在提供食物。入住的旅馆是典型的欧式建筑,朴素、雅洁,充满生活气息。小细节做得非常花心思,每个枕头下面还放着一颗大大的奶油花生糖,也许他们希望房客能有一个甜美的梦。这些特色小旅馆甚至比酒店还贵,而且房期通常都被预约满,需要提早预约。

时差还没倒好,我们早早进入梦乡,第二天七点多就准备出海看鲸鱼了。幻想中的鲸鱼比船要大,露出水面像一只潜艇,大眼睛,会喷水花。带着这个幻想,我们在游艇上飘飘沉沉大半小时,马达开始缓慢,喇叭传出男人磁性的声音,那是报鲸员,给我们指出鲸鱼的位置。不明所以的我们像箩筐里的橙子,向着报鲸员指示的方位奔成一堆,船歪得厉害,相机手机噼啪地响。很幸运,我们看到露嵴鲸跳出水面,还喷了几次水柱。据说多数时候,游人千山万水跑来只能看到露嵴鲸背部的肉瘤。

为了方便大家观看鲸鱼,游艇停止了行驶,船剧烈地上下浮动。很快,兴奋的人群安静下来了,我们中好几个人晕船呕吐。正当小伙伴们在船里吐得大块朵儿的时候,我被船顶这么一位南非小帅哥吸引着。他拿着DV,在没有依附物的情况下,依然屹立不倒。

约两小时的赏鲸之旅告一段落后,我在岸上再次遇到那位小帅哥,原来他是这个游船公司的员工。他在船顶从容健康的状态特别酷,于是我主动上前跟他搭起讪来。小帅哥叫Martin,是个南非白人,今年23岁,身板瘦而结实,酷酷的像个吉他手。Martin说他自己喜欢音乐,也会弹吉,刚毕业就跑来这里打工,已经有一年了。我问他站在船上如履平地的秘诀,他笑了笑,说自己来来回回这片海域已有四百多次,现在在拍摄关于鲸鱼纪录片。Martin希望将来能做个摄影师。跟Martin合照完,我们就分手了。其实,我遇见的南非人白人都很独特,如克鲁格为我们开越野车的Courtney,健康自信,是哺乳类动物研究生。他们身上都散发着一种生猛健康的气息,一种能与大自然相融并能勇敢博弈的气质。

我向往南非人的健康阳光,看着岸边来自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行人,有拖着高挑猎犬身形瘦长的少女,有神采奕奕的白发夫妻结伴而行,感觉特别自由。晕船的不适很快被海风吹散了,阳光穿破薄薄的乌云,洒满整个鲸鱼小镇,远处小屋群迎着金光,有海鸥乱飞,海水更蓝了。开普敦给我的印象是自然干净,此刻的赫曼努斯(Hermanus)就像刚被清水洗涤,仿佛连阳光都照射出洁净的光芒。据说,来这里的人除了看鲸鱼,最喜欢做的事情是坐上一天,看着大海发呆。

 

 

  

 

 

 

广州港计划 Guangzhou Port Project

广州港计划是“港口与影像:行动中的中国港城影像计划”中的一部分,由陈文俊的《漫游两千年后的广州港》图片作品和江演媚的《三个在广州做生意的外国人》视频作品组成,是关于广州古今的港口变迁和商贸状态。这是由中国港口博物馆委派的项目。

Guangzhou Port Project is part of the project the Port and the Image: Documenting China’s Harbor Cities. It consists of two parts: photography work Wandering Through Guangzhou After 2000 Years by Wenjun Chen, and video work Three Foreigners Doing Business In Guangzhou by Yanmei Jiang. It is commissioned by the Chia Port Museum.


《漫游两千年后的广州港》 Wandering Through Guangzhou After 2000 Years

历史中的广州港是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唐宋时期成为中国第一大港,明清时期成为中国唯一的对外贸易大港。当时全国各地的丝绸、陶瓷、茶叶、工艺品齐聚广东,远销欧洲、美洲、日本和朝鲜半岛、东南亚、南亚、西亚和澳洲。其中受海外市场青睐的外销瓷来自广东、福建、浙江和江西等窑口,源源不断地经海路销往全球各地,“海上丝绸之路”又被誉为“海上陶瓷之路”。当中的广彩(广州织金彩瓷的简称)是广州工匠将景德镇的白瓷按照西方人的审美习惯加彩烘烧而成,既有中国传统彩绘艺术风格,又吸收了欧美的艺术精华;既保存了中国传统纹饰,又创造性地采用了西方的历史故事、宗教题材、神话传说和风俗人情为图案加以装饰,是中西文化交流的结晶。

Guangzhou was one of the starting points for China’s ancient maritime silk road. In the Tang and Song dynasties, Guangzhou was China’s largest port, and in the Ming and Qing it was China’s only port open to foreign trade. The worlds silk, ceramics, tea, and handicrafts all passed through Guangzhou on their way to Europe, America, Japan, Korea, Southeast Asia, South Asia, Western Asia or Australia. The overseas market was particularly partial to export porcelain from the kilns in Guangdong, Fujian, Zhejiang, and Jiangxi, and a steady flow of ceramics went out across the “maritime silk road,” also known as the “maritime ceramic road,”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Among this export porcelain was Guangdong’s “Canton ceramics,” which were white porcelain works fired in Jingdezhen that were then taken to Guangzhou and painted with images to match western tastes and cultural norms. These pieces were traditionally Chinese in style and technique with aesthetics that were exciting to a western audience. By using traditional Chinese motifs adopted to reflect western history, religion, mythology, and custom, Guangzhou’s export ceramics created a nuanced blend of Eastern and Western culture.

外销瓷在欧洲盛行的同时,19世纪中期,伴随着摄影术在欧洲比较广泛地应用后,许多摄影家利用它特有的纪实性,寻找创作上的新大陆。随着摄影术的传入,广州港也逐渐成为了摄影文化交流的前沿阵地。第一次鸦片战争刚刚结束的1844年,法国海关官员埃及尔(Jules Itier)便携带摄影器材来到中国,埃及尔住在十三行商馆区,他喜欢爬上商馆后座的屋顶,以更开阔的视野,自北向南进行拍摄。第二次鸦片战争后,西方摄影家获得了到中国境内任意旅行摄影的特权,也开始在广州、上海等地开设照相馆,或销售摄影耗材和照片。随着市场的扩大,一些中国人也开始尝试进入摄影领域,从画师转行的周森峰、张老秋、谢芬合资向外国士兵学习摄影技术后,分别在香港、广州、福州各自开设了照相馆。

During the mid-19th century, at the same time when export porcelain was in vogue in Europe, photography began to spread across the continent. Photographers began to take advantage of the medium’s affinity for documentation as a new creative practice. When photography was introduced into Guangzhou, it too soon became a major medium of cultural exchange. Almost immediately after the end of the First Opium War, in 1844, a French customs official named Jules Itier began bringing photographic equipment into China. Itier lived in the 13th business district, and often liked to climb on to the roof of his building and take photos of the view to the south. After the Second Opium War, western photographers were granted the right to photograph within China. Beginning in Guangzhou and Shanghai, they began to open photo studios, and sell pictures and photographic supplies. As the market expanded, many Chinese citizens also began to enter the field of photography, ranging from the painter-turned-photographer Zhou Senfeng, to Zhang Laoqiu and Xie Fen who learned photography from working with soldiers from abroad. Many of them also went on to open studios in Hong Kong, Guangzhou, and Fuzhou.

现代的广州港随着城市的发展,区域不断扩大,沿珠江两岸至出海口依次分布着内港、黄埔、新沙、南沙港区,当中的历史港区、市区港区、新港区的客运、货运、娱乐、旅游、生活等功能也随之在变化。《漫游2000年后的广州港》一方面以广彩丰富的图像文化作为切入点,回溯广州港作为中西文化和商贸交流中心的历史,另一方面,我以摄影师的身份漫游在广州港历史港区、市区和自贸新区,纪录有着2000年历史的广州港在景观和功能上的转变,与早期中国摄影史中的广州港影像进行对比。

As the modern port of Guangzhou developed with the city, the region began to grow. Along both banks of the Pearl River, ports began to pop up –Huangpu, Xinsha, and Nansha– carrying freight, passengers, entertainment and tourists throughout the region and bringing change with them. On one hand, “Wandering Through Guangzhou After 2000 years” begins with color-rich images that look back on Guangzhou’s history as an epicenter of commerce and cultural exchange. On the other hand, as the photographer wanders through Guangzhou’s historic ports, downtown, and new trade zones, he is able to record the changes that have occurred, and compare the city to how it first appeared in China’s early photographic history.


《三个在广州做生意的外国人》 Three Foreigners Doing Business In Guangzhou

据《广州港史》记载,秦汉之际,番禺(广州古称)港市条件逐渐成熟。两汉时期,番禺已成为当时我国史书记载唯一的港市。广州是我国沿海城市中,最早形成的港市。它很早便有海外交通和对外贸易。据《魏晋南北朝史》引阿拉伯人古行记的记载说:“中国的商舶,从公元三世纪中叶,开始向西,从广州到达槟榔屿,四世纪到锡兰,五世纪到亚丁,终于在波斯及美索不达米亚独占商权。” 从三国至隋这一期间,在国际航运业中是一个发展时期,外国商船往返中国和南洋群岛的逐渐增多。广州是当时全国的外贸中心。

According to “The History of the Port of Guangzhou,” Panyu (Guangzhou’s original name) began to grow as a port city in the Qin and Han dynasties (before Christ). As Guangzhou developed, it became China’s first real port city. During the Han dynasty, China’s foreign trade reached new heights, and ships from Guangzhou, Xuwen, and Hepu sailed toward South Asia, traversing the Indian ocean to form what was to become the Maritime Silk Road. This became a crucial element in establishing communication and exchange between the civilizations of the East and the West. From the Three Kingdoms period to the Sui dynasty, the international shipping industry began to develop; it was during the period that Guangzhou became the epicenter of all of China’s foreign trade. In the Tang dynasty, Guangzhou entered a new golden age. It blossomed into China’s largest port, and was one of the largest ports in the world at the time. Over this period, porcelain, silk, paper, copper, iron, gold, and silver all flowed out of Guangzhou as exports.

广州有一千多年的海上贸易的历史,做生意已成为广州非常重要的底蕴。就像采访对象瓦夏说:“遇到广州人,通常他们不会问你做什么工作,而是问你做什么生意。” 除了每年两届广交会,会有大量外国人来到这里谈生意,平时来广州做贸易外国人也是络绎不绝。这里聚集了全国各地的货物,不同区域批发不同类型的商品,整个城市就像一个巨大的批发市场。不同民族的面孔,不同文化和食物的碰撞,都包容在广州的市井文化里,散发着有趣的生命力。

With more than 1000 years of trade history, business has become ingrained in Guangzhou’s culture. As one of the subjects of these photographs, Vasily Kalinin, put it:”When you meet people in Guangzhou they don’t ask you what you do, they ask you what kind of business you’re involved in.” Now, especially during the twice-yearly Canton Fair, business people from all around world make their way to Guangzhou to talk trade. Even normally during the year, there is a continuous stream of foreigners coming to Guangzhou for business. Goods from across the country are gathered together in Guangzhou, with every category of wholesale items piling up around the city as if it was one massive distribution center. A diverse array of faces, culture, and food all meet in Guangzhou, giving the city a unique flavor and a life of its own.

带着好奇,我希望可以从这个切口出发,去看看广州的外国人在做什么生意。三位拍摄对象来自俄罗斯、意大利和非洲刚果。他们在广州生活最长时间的也有二十年了。我希望从他们眼中看看广州这一方水土的“异国风情”。

The three subject of my photographs are Vasily Kalinin, a Russian international student, Mauro Castellan , an Italian shoe entrepreneur, and Felly, an African businessman with an import-export company. They have lived in Guangzhou many years. One of them even lived in Guangzhou about 20 years. Through their eyes, I hope to understand Guangzhou as it is to them.

视频截图 Screenshots:


广州港计划在中国港口博物馆展览现场 Installation in China Port Museum:

 

亲密笔记|母亲之于Marina Abramovic

(原创)

说到关于Marina Abramovic的亲密关系,可能会有人以为我要说Ulay,那个与她双生般的伴侣。然而,我想说说Abramovic和她的母亲。Abramovic多次在演讲和采访中提及,她的母亲是她做行为艺术的原始动机。

0903_11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Abramovic。(资料来源是网络文章的翻译和她的采访。)Abramovic 1946年出生在南斯拉夫。她的作品主要探索生理和心理的极限。Abramovic感受痛苦、消耗和危险,追求情感和精神的转化。她的作品很多都是将日常的行为仪式化,如,躺卧、坐、造梦、思考等。作为先锋的行为艺术家,30多年的实践,Abramovic被认为是“行为艺术之祖母”。她通过带观者进入,凝视痛苦、血和身体的极限。

0903_1

Abramovic的父母是二战时期南斯拉夫游击队。二战后,父母成了“民族英雄”,并获得南斯拉夫战后政府的职位。Abramovic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她的家庭是“红色资本主义”家庭。后来,母亲与父亲关系恶化,并离婚。童年的Abramovic觉得父母有一段糟糕的婚姻。

6岁之前,Abramovic是由祖父母抚养。她的祖母笃信宗教,孩童时期的Abramovic每天早上都跟随祖母到教堂,有时候会观看一些宗教仪式。6岁,Abramovic的弟弟出生,她开始和父母一起住,学钢琴、法语和英语。小时候的她喜欢艺术,喜欢画画。

14岁,Abramovic办了自己的第一个画展。后来,她尝试了行为表演,并深深地被这种艺术方式所吸引,于是放弃了画画,开始行为表演。

Art Must Be Beautiful, Artist Must Be Beautiful, 1975~《艺术家必须是美的》,一边用力的梳头,一边重复“艺术家必须是美的”。

1973年在爱丁堡,她进行了第一个行为表演。Abramovic运用了20把刀和两盒录像带。就像俄罗斯轮转游戏般,她有节奏地用刀在岔开的五指间隙用力插。每次受伤后,她都会在20把刀中再选择一把,重复这个动作。经过20次受伤后,她重播这盒录像带,听其声音,并尝试重复这些动作,尝试复制错误,结合过去和现在。她尝试去探索身体的物理和精神限制——刺伤的痛和声音;来自历史和复制的两个声音。

0903_10

Abramovic多次在采访中提及,她的母亲如何用对待军人的方式来训练她。即使已经29岁,她必须在晚上10点前回家。Abramovic认为这不合理,但是所有的自我割伤、鞭打、烧,甚至在火五星中差点死去,都是在晚上10点前完成,然后回家。

u=1734489233,3162154518&fm=21&gp=0

在这个表演,Abramovic力求重新唤醒身体的极度痛。她点燃巨大的五角星。在进入五角星之前,她剪了自己的指甲,脚趾甲和头发,扔进去。燃烧共产主义五角星代表物理和精神上的纯化,同时也解决了她过去的政治传统。在最后的纯化表演,Abramovic跃过了火焰,让她的身体至于巨大星星中间。

0903_6

Cleaning the Mirror II, 1995

在某次寻根采访中,Abramovic说自己童年很不快乐,就像生活在地狱。她的妈妈很讨厌不干净,一定要他们洗手,每一样东西都要清洁。造访她的人要带着口罩,并且必须洗手。若Abramovic睡在床上,身体也必须要直。她的父亲回家很晚,一家人基本不会坐在一起,很少谈话,也很少一起过圣诞节。Abramovic问她的母亲,为什么你从来不亲吻我。她的母亲露出笑容,理所当然地说,当然是为了不溺爱你。Abramovic认为她母亲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不对。然而,这扭曲的关系造成的情感创伤,影响着Abramovic日后的创作。

Abramovic唯一在生的亲人小姨说,在Abramovic的母亲读高中的时候,她的父亲和叔叔被神秘地毒死了。于是,Abramovic母亲结束了学业,参加了共产党,保家卫国,即使她是个宗教徒。但是,她不反对上帝,而是反对法西斯。

小姨说,战后生活艰苦,Abramovic小时候父母都忙于工作,祖母去商店买东西的时候,就会把小Abramovic独自留在家中。祖母说:“Marina,不要在屋里到处乱跑,不要做任何事情。我给你一杯水,你坐在桌子旁边。”她的祖母需要花几个小时排队买食物。等她回来,发现小Abramovic仍然坐在桌子旁,一动不动,甚至水也没有喝。

小姨说,Abramovic的祖母32岁就成了寡妇,带着四个孩子。祖母只重视孩子的教育,但是不表达情感。小姨和兄弟姐妹问他们的妈妈,为什么你从来不拥抱或者亲吻我们?祖母说,当然有,但是只等你们睡着的时候,因为我不想溺爱你们。

小姨告诉Abramovic,其实你母亲是很关心你的。当你坐飞机的时候,她会觉得焦虑。当你表达你的情绪的时候,她内心会好受伤,只是不表达出来。Abramovic问,如果母亲还在生,(看到现在的我),母亲会跟我说什么。小姨说,她会说很开心。听到这里,Abramovic流泪了,她认为母亲是她见过最情绪化的人,现在觉得母亲也有自己悲惨的经历,还有不懂去表达情感。已经到了60岁了,Abramovic发现自己没尝试去理解自己的母亲。她走到母亲的坟前,表达了自己对母亲情感的变化。

在另一个采访中,Abramovic再次提到母亲在她小时候的严格训练和情感伤害。她变得叛逆、极端、对好多东西都充满恨。她说,在好长一段时间里,她的作品其实是其治疗的过程,现在她可以控制自己的能量,达到一种平衡。

0903_2

0903_3

0903_8

0903_4

0903_1

0903_6

0903_5

1976年在阿姆斯特丹,Abramovic认识了西德行为艺术家Ulay。然后开始了双生雌雄般的表演。很多人认为,他们在探讨男女关系、女权主义。然而,Abramovic认为,他们的表演,更多是把两人作为身体工具而已,她的内在动因始终是其母亲对她的严格教育和情感伤害,并没有性别意识。

Abramovic认为,两个人一起做创作,最难的部分是怎样去处理两个艺术家的自我,所以,她要找到方式去放低自己的自我,同时,对方也一样,以此去达到雌雄同体的状态。他们将这种状态称之为死的自我(death self)。

0903_6

在Abramovic和Ulay的作品里面,我更能看到的是两个人类,而非要突出男女之别。1980年,两人面对面地拉着一把弓箭,Ulay拉着弦,Abramovic拉着弓,箭头对准了Abramovic的心脏。他们身体向后倾斜,借助弓的张力达到平衡,哪怕是刹那间的闪失,都会带来死亡。他们挑战自身的极限,也挑战着观众可以接受的极限。

0903_3

1988年,Abramovic和Ulay长达十年的关系,在一次精神之旅后结束了。这个行为表演在中国长城进行。Ulay始于戈壁沙漠,而Marina始于黄海,每人走了2500公里,在中间相遇。相遇的时刻,即别离之时。之后Ulay结婚了,他们二十年没见面。

20140624095510555

两人站在艺术馆门口,让进入者选择面向那一面。

u=962998076,4098727445&fm=21&gp=0

两人对着叫喊。从小声缓慢到揭斯底力的对喊,到了后期像野兽一样,一直至耗尽力量。

Abramovic的作品很多,这里就提及两个我认为比较重要的作品吧。一个是在1974年,为了测试表演者和观众的极限,Abramovic做了一个极具挑战性的演出。在艺术馆里,她在桌子上放了72件物品(带说明),供公众选择。公众可以用这些物件作用于她的身体,她不做反应,就如一件物体。桌子上有枪、一颗子弹、鞭子、玫瑰、羽毛、蜂蜜和解剖刀等等。刚开始,公众对她还很友善,还给她喝水。到了后来,人们越来越疯狂,用刀刺破她的脖子,喝她的血,撕去她的上衣,用玫瑰刺刺她的肚子,把她抬到桌子上,在她两腿之间插一把刀。甚至用上了膛的枪对着她的头,慢慢扣动扳机。预定的6个小时结束后,Abramovic满脸泪水、伤痕累累地开始走向公众,公众竟然惊恐地跑光了。回到酒店,Abramovic发现自己的头上长了一束白发。

The Complete Performances,1973-1975 Christie’s

第二个非常重要的表演,在2010年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展览展示了这么多年来Abramovic的作品回顾和复刻。这是MoMA历史上最大的行为艺术展。在整个展览其间,Abramovic做了“艺术家在现场”(The Artist Is Present)的作品。从艺术馆开馆到闭馆,她都坐在一个桌子旁边,与坐在桌子对面的公众对视。在这736个多小时的行为中,1,545人与她对视了,包括James Franco、Lou Reed 、Bjork和Lady Gaga等名人。Abramovic让参与者决定与她对视多久。不少参与者在对视其间甚至流泪了。Abramovic觉得,这是一个能量传递的过程,观众也从观看者变成了被观看者,也是个有趣转变。

0903_14

0903_2

0903_5

个人拙见。Abramovic通过自己的行为,把某种能量转化成一种精神力。而这种能量,某一部分是来自母亲对她的影响。

在Lady Gaga的一次采访中,她提及自己跟Abramovic学习的经历,并觉得Abramovic是个完全自由的人,自我解放的人。她很欣赏Abramovic。雨果文学奖得主、科幻小说家Kim Stanley Robinson把Abramovic写到了小说《2312》里面。在2312年,Abramovic正在太空中做行为艺术。他认为Abramovic的表演是非物质的、精神的(immaterial)。

Abramovic一直在关于自我的探索。

0903_7

0903_11

Marina-Abramovic-Places-of-Power-Waterfall-2013-Pigment-Print-160-x-213-cm-Galerie-Krinzinger-Vienna

但是,艺术要通过物质才能流传于世,而六十几岁的Abramovic也开始考虑,究竟她怎么把自己的艺术留给后世人。行为艺术不像舞台表演,通过复制去流传。行为艺术是艺术家的行为,是当时当地能量的传递,每一次都不一样。观众得到的是体验和回忆。(这是一个非行为艺术家的拙见~)

Abramovic在一次采访中说到,要大家明白我在干什么,那么他们必须有自己的体验,所以她设计了一些转化的工具,让公众可以去体验。那么观众就会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了。

0903_12

u=1593025532,3585178150&fm=21&gp=0

现在,Abramovic创立了自己的学院。参与的人要保证呆在里面6小时,远离电脑和手机,进行一些行为练习,如极慢的走路,半小时喝一杯水,对视静坐,带着耳机和蒙着眼睛,体验失去听觉与视觉等等。如果有兴趣去了解的读者可以上网搜索,这里就不多分享了。

Abramović Experiment Pt. 1, 2009~1

(此艺术家信息量太大了,若有纠错和补充,欢迎留言。)

『家庭日志』在照片里感受家人的关爱

[menu name=”cn”]


 

阳光正好,本来包包妈喊我们去吃早餐,吃完再拍摄。可是,我们迟到了。包包来到这个家一百日了,为了等来阳光满屋,留下暖暖的回忆,我们并没有掐好一百天拍写真,而是多等了些时日。

 

约三个月大的宝宝,身子软软的,刚学会了抬头,就被我们翻来覆去,累坏了小家伙。三个多小时的拍摄,包包已经睡了两小觉。看着两位新爸妈手忙脚乱的样子,我们知道,忙前忙后的外婆功不可没。

 

 

很多时候,包包爸妈觉得自己长胖了不上镜,让我们多拍孩子,不拍自己也行。但是,没有亲人与孩子亲密的互动,照片会缺乏温情。就像小王子的玫瑰,因为有了小王子用心照料,她成了独一无二的玫瑰。我想孩子也一样吧,此时此刻,有你们的关爱,她也是独一无二的孩子。

 

家人在照顾孩子的过程,无意之间便流露出真实的情感。而孩子的微笑、哭闹,也牵动了一家人的情绪。我们记录这一切,希望包包长大了,能在照片里感受到家人的关爱,而不是“噢~我小时候长这样子的”。这是我们坚持拍摄家人亲密关系的原因之一吧。因为有了家人,每一个宝宝都是独一无二的。

 

『家庭日志』美国之旅|洛杉矶的妈妈们

[menu name=”cn”]




Coco的龙凤胎刚满月

 

Coco刚刚在洛杉矶生了一对龙凤胎。她在一个远离华人的别墅区里租住了一楼的房间。选择这里,是为了避开华人区被炒高的租金。这里环境很好很安静,不远处还有一座黄色的草丘。

 

 

我们到的时候,Coco的龙凤宝宝刚好满月。Coco丈夫带着大女儿也赶来照顾家里的新成员。双胞胎必须夫妻双人通力合作,才能实现一天24小时不间断地照料,似乎说每2个小时,就要喂奶,换尿片,根本停不下来。也许晚上太累,拍着照片,喂完奶,爸爸就在沙发睡过去了。Coco和大女儿在他旁边做鬼脸拍照。再过几天,Coco一家就要到加拿大旅行,然后就回国了。我想,在异国他乡多了两个宝宝的经历一定很奇妙,希望这些照片能成为他们美好的回忆。

 

 


 

陈明家的反斗星

 

在美国,因为人工贵,通常妈妈都会在家里全职照顾孩子,陈明也不例外。陈明的儿子十来岁,虽然是暑假,但课程没有停下来,跆拳道、游泳课就排满了一天的时间。我们来到陈明家时,她父母也在美国探亲。于是一大早,我们便跟着两老在附近的山林里徒步,听他们讲述在山上遇到大角驮鹿、蛇和鹰捕食的故事。山上有带高尔夫球的别墅区,在这里也能遇到“美洲狮出没,请小心”的警告。

 

 

陈明的儿子非常活泼,第一次看到我们,就把我们拉到他的乐高柜子参观,兴奋地讲述自己与每一件展品的故事。他有时候也很倔,陈明不让他看卡通片,他硬要看。我也陪他看了一集卡通片。其实,这卡通片以教育为主,看完,我竟然不知不觉对霸王龙与速龙有了了解。这真比喜洋洋与大灰狼斗智斗勇强多了。

 

第二天,我们跟着陈明的儿子上游泳课、跆拳道课。也许有我们在围观拍照,他更显兴奋和紧张,课后由于犯错了被教练没收了黄带。公公说,自从孙子到了美国,好像变简单了,说话特别可爱。话刚落下,公公就被孙子爽直的搭话笑喷了饭。

 


 

美国之旅 |深夜有人来听故事

[menu name=”cn”]


上周六晚24:00 陈文俊和江演媚做客 1200bookshop体育东店 为您讲述穿越美国与“我与我”的故事。

 

凌晨12点,也许来分享会的只有夜猫三两只了。怀着这个预算,我们还是很认真地做了准备,上周末,我们在1200书店搞了一个小小分享会。可是,那天晚上,我们被满场的参与者震惊了。大家好像很精神,也有朋友特地等到12点,来捧场,说真的,我们很感动,也很感谢:)再次让我们震惊的是书店主办方设计的海报,让我联想到80年代港产片,特别接地气,太有喜感了:)谢谢各位的支持,下一站是哪里呢,也许要开始计划一下了。

 

*图片来自现场的朋友,谢谢你们~

 

收到小礼物好开心:)

美国之旅 |加州阳光,迷人而有梦

[menu name=”cn”]


IMG_3103

 

媚:晚上,我们到达洛杉矶机场,第一道难关是去机场附近的租车公司取车。据说,信用卡额度不够是租不了车的。不幸的时,我信用卡额度根本预付不了两个月的租车费用。怀着各种担忧,我拿着网上预订单,到柜台咨询,工作人员说,你到门口那条长廊,自己挑一辆喜欢的。我挑了一辆蓝色的小车,又跑去问工作人员,接下来怎么办。他说,你可以开走了。“可以开走了吗?我什么手续都没有办啊。”他再次确认,你可以开走了。

 

作为一名只有一个多月驾龄的新手,我开着蓝色的小车,小心翼翼地到了门口,保安亭里的伸出一个头,笑嘻嘻地让我把驾照、信用卡和预订单给他,他只刷了我一个月的预付额,然后给我一堆资料,就放行了。顺利得有点过分,就这样仓促地,我驾车上路了。

 

 

为什么选择洛杉矶作为公路旅行的起点?可能因为租车便宜。据说,洛杉矶高速路的最低限速约130公里每小时,而且高速公路并不是通向偏远地方,而是连接洛杉矶各区域的主要道路。心里有些害怕。第一次跑上洛杉矶高速,刚好入夜。路面上分隔车道的反光装置不断往后飞走,有五六车道那么多,就像要马上穿越时空虫洞。也许因为紧张,开了两天车后,腰开始痛。

 

 

我们没有直接到家庭里,第一站选择到朋友家,先安顿和适应好,最重要是熟悉加州的交通规则。跟着俊的朋友,我们跑了一趟长途,到圣地亚哥看国庆烟花。他是个很好的教练,这一程,我对加州的交通有实战的了解。

 



 

美国很少交通摄像头,超速都是警察现场抓。所以亡命追捕不是电影里的桥段,而是真真实实经常发生的场景。我们也碰过一次真实的好莱坞电影场景。夜里,警车在路面“呼呼呼”地狂叫,直升飞机用探照灯紧追目标车辆。我们就在旁边经过,目瞪口呆。

 

第二个朋友家是在好莱坞,他是做电影的,有梦想,怀着希望,但面对巨大的好莱坞电影工业,多少会有无力感。他的公寓在一栋两层高的房子的二楼,门口有直接上二楼的楼梯。傍边是华纳兄弟公司,不远处便是好莱坞山。可见这地段不便宜。包租公是个退休警察,早年买下几间房子,朋友说,包租公只收租也能成为富人。

 

 

很幸运地,他的室友刚搬走,空出来的房间除了两张桌子,真的是空的。我们睡在露营用的充气垫,提早适应野外生活。房间墙上刻写着一些古怪的字句。有人梦圆,有人梦碎,也许就是这个世界级电影工业里的常态吧。

 

 

俊:也许因为只在大街上遇见赚游客钱的各种蜘蛛侠、钢铁侠、玛丽莲梦露,也许也因为朝圣心态的我们碰上了已成为历史并大门紧闭的柯达剧院,也许还因为遇上了古怪而且对不上号的中国剧院,我在好莱坞找不着北,甚至说有些小失望。

 

但这些失望,在接下来的环球影城中,得到了满足。人虽然多且排队时间长,计算如何在一天内体验完所有项目虽然复杂,但听到现场乐队的摇滚乐,我就开始high了。但环球影城也并不是没有令人失望的地方,坐船游览橡胶侏罗纪公园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只能乖乖地坐在船上,静待着一只又一只向游客喷水的橡胶恐龙的袭击,以至于有一位父亲,似乎是不耐烦了,竟然冲着橡胶恐龙大喊:“No!”结果当然是无效的,只能再次被击中。木乃伊室内过山车也是之一,因为是黑暗的室内环境,我们全程基本上只闭着眼在大喊,应该错过了不少木乃伊、尸虫,甚至埃及艳后。

 

但渐渐地,我似乎看到了一些电影产业的“历史”,因为接下来,我们就开始遇上了环幕电影机动游戏的辛普森家族,并被辛普森们喷了一脸口水。360度3D的King Kong大战侏罗纪,从前打到后,从左打到右,根本跟不上节奏。4D的史瑞克、小黄人、变形金刚,似乎要把我的各种感官都激活了,进入了电影的现场。

 

坐导览车游览片场的顺序也是同样的逻辑,竟然也从橡胶侏罗纪开始,再到曼哈顿、乡村小镇的拍摄场景,眼看十分假的大白鲨道具,不太惊人的模拟打雷下大雨触发山洪暴发的现场,直到导览车进入了一个地铁片场,发生地震、地陷、水管爆裂、甚至燃气爆炸,把我给镇住了。接下来当然不能停,360度3d的速度与激情就在我们身边。接近关门时刻,我们还赶上了最后一场现场版的未来水世界,还真不能相信会有一架飞机从墙后飞出来,然后爆炸了。

 

傍晚走出环球影城,我觉得全身的感官都被好莱坞的电影产业娱乐了一遍。在好莱坞,确实能娱乐至死。

 

『家庭日志』美国之旅 | 金毛元宝,嘉伦家的幸运星

[menu name=”cn”]


 

离开纽约,我们去了新泽西。嘉伦特地开车来接我们,一个女孩子开着一辆SUV很帅气。嘉伦与苗舜的家在新泽西普林斯顿,开车到纽约只需两个多小时,离普林斯顿大学也就十分钟车程。苗舜和嘉伦两人住在一栋复式小别墅,嘉伦说,住别墅在这里就普通生活,他们属于美国中产阶级。我查了查维基百科:“就收入而言,美国的中产家庭年收入在3至20万美元的即可认为属于中产阶级,据估计大约80%的美国人属于中产阶级。”只能说,我很羡慕。

 

家里还有一只叫Rambo(元宝)的大金毛,精力旺盛,是他们口中的幸运星。第一天进门,我就被热情的Rambo扑倒在地了。嘉伦很高兴地向我们讲述Rambo如何发现她丢失的结婚戒指,到外面溜达会捡钱,还预警了洗碗机漏水。Rambo就像她家孩子。说起自家孩子,从心底里高兴。

 

在嘉伦家住了三四天,Rambo也经常跑到我们房间撒野,有一天,我躺坐在泡沫粒沙发小睡,隐隐约约看到一张大嘴,“哈、哈、哈”地向我走来,等我防御的时候,Rambo的大嘴已印到我脸上来了。

 

住在别墅小区里,除了开车,别想靠徒步走到其他地方去。美国是典型的汽车王国,除了纽约、华盛顿等大城市,公交系统其实并不完善,没有私家车哪里都不好去。在这里,私家车就一代步工具,是很简单的事情。然而在东部,我们没有租车,所以这几天时间全靠苗舜与嘉伦带我们到处玩玩吃吃。

 

新泽西是我们入住家庭的第一站,在陌生家庭里生活,心情当然紧张,顾虑也不少,如吃怎么办,外出怎么与家庭协调,拍摄又该如何操作。我慢慢发现,顺其自然是最好的状态。因为每个家庭习惯都不一样,在生活上,我们就听从安排好了。苗舜与嘉伦都很友善,他们也希望把这里的美好一面展示给我们看。也许是年龄相仿,还有Rambo这个鬼马捣蛋鬼,我们很快就融入,拍摄也在吃喝玩乐间完成了。如果有机会,新泽西再见:)

 


特别放送:


图来自嘉伦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