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荡泰国柬埔寨七十天(下)

[menu name=”cn”]


到柬埔寨过中国新年,决定住青旅。

『俊』:来到暹粒,泰国的整洁和干净就完全消失了,似乎在这里生活的人更关注游客钱包里面的美金,似乎这里只是为游客而建的。青年旅馆的楼顶每晚都有whiskey party,各种喝酒的游戏。不过奇怪的是,有别于其他高得出奇的物价,酒精似乎并不贵,每晚都会有一瓶柬埔寨产的whiskey,31度,2美金不到。至于口感吧~很甜,十分好喝。anyway,在吴哥城里及周边骑单车,简直太美妙了~似乎就是在一巨大的森林里骑车,随便就能碰到遗迹,当然也有可能是地雷。

与隔壁房间的两位荷兰姑娘share车费


吴哥通,到处是猴子~

看吴哥日落标准姿势~

『俊』:住十人宿舍,唯一不好的地方只是每晚凌晨都会被喝醉的室友吵醒,紧接着便是鼻鼾。今晚听得最多的话便是“恭喜发财”~~如果英文不是那么蹩脚,我想能和他们交流更多的细节。

『媚』:早晨啊,一线江景床位,到金边了。暹粒和金边都是入住one stop青旅,日本人经营,7美金一床位。卖点是简单干净舒适,位置都在核心区,到景点好便利。后日到海边继续one stop,8美金一床位,据说有泳池。

『俊』:回想了一下遇到过的外国人:在美国遇到过枪击案,总喜欢说美国政府各种骗人,在泰国教英语的老头;到处旅游教英语赚钱,精力旺盛的男孩,最后一节课他说以后都没必要再付钱学英文了,上网找即可;刚当完兵的韩国男孩,他说过多遍金正恩必须要死,希望到中东读大学,学石油工程或航天工程;在泰国读国际学校并希望在曼谷上大学的韩国女孩;韩国瑜伽女教师,旅游并顺便体验泰国瑜伽,言语间不自觉透露了每天起床后觉得寂寞。。。自助餐能吃海量食物的外形极像相扑手的日本男孩;在等中国签证,要到北京教经济,又据说不喜欢接触人的疑似美国教授;每次碰面必说whiskey的疑似东欧人;平时很随意但酒后相当强势的荷兰女孩;在美国研究生物学,喜欢到处去露营的男孩,如果去美国露营,也许就要靠他了。

『媚』:金边有点像中国的小城市,被红色高棉(柬共)搞完,没了信仰,满地垃圾,东西很贵,跟有信仰的泰国很不一样。但是,让我惊讶的是,这里的人普遍都会点英语,有的甚至非常好,为了发展,这门语言在这里很重要。

『俊』:昨晚也去赌场提早迎财神了,付出1美元,赢了3.5美元就喝啤酒去了。赌场里面基本都是亚洲人(听口音就是本地人+中国人),还有导游拉团去,人山人海。

『俊』:走遍了博物馆,还是只有吴哥和红色高棉。从市区骑单车去killing field,还真如上战场,一路伴随着疯狂的汽车,沙尘、石头及烈日。最后一程,还是必须去一趟海滩~ #似乎这里很容易就能弄到weed,不仅晚上喝酒的时候要来几口,一大早也要来。

『媚』:预计早上八点左右到达,结果凌晨四点就到西哈努克了。我们迷迷蒙蒙地与嘟嘟杀价,迷迷蒙蒙地听到外国人杀价比我们还狠,然后迷迷蒙蒙地在hostel公共区域昏睡过去了。醒来发现身边多了几个人在玩电脑看书,晒太阳的人都准备就绪了。

我们花了两倍的车费(4美金)坐了一辆嘟嘟。车子开到半路停了,我们以为他要坐地起价,不料他跑路边小解去了。他笑嘻嘻地拉着裤裆赶回来,继续开车,我突然觉得好难过。在混乱的柬埔寨,我经常会觉得难过,这里的人民经历太多苦难了。但是,这里物价真心不便宜,一罐可乐卖6蚊人币,一条蒸鱼50蚊人币。在餐厅门口吃一顿饭,肯定会有三四个卖手绳的或乞丐站在你面前,赖着一分钟之久,让你难堪,让你掏钱。面对这些,我觉得难过。也许,更富裕的国家看到现在的中国人也会感觉难过。如one stop的老板之一(日本人,二十多岁吧),他高中时候在中国做过交换生。提到中国学生,他一脸难过地说,中国高中生好勤力,早上六点学到晚上十点。他说,日本高中生课外只学习两到三小时。我们想了想,也很难过,说,是的,我们高考竞争压力好大。

『媚』:这两个来月,他把这两年来的苦闷表情笑走了,晒成一只猴子一样,感觉好健康。

:)

:(

『俊』:在街上、餐厅,总会有许多小孩卖小饰品赚钱,大约是读小学的年龄,英语相当好。通常我只会微笑并说不需要就停止相互的接触,等他们离开。但这时间段里,我想双方都挺难受的。我看见一些更好的做法,如拒绝了买卖或者说“慈善”的关系后,游客会继续和这些小孩继续简单地聊天,问他们为什么卖这些东西?不去上学吗?等等,如普通人般地相处。也有逗他们玩的,如和普通小孩般相处。当然,因为这些小孩,数量实在太多了,要保持这种如普通人的接触,也许还真有难度。

『俊』:在青旅最不爽的事情:难得睡对面床的不再是男的,而且她拥有一把磁性的声音:“Hi”,我也礼貌地微笑,转过头去:“Hi”。她正在弯腰整理行李,低胸短睡裙。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吹着海风吃烧烤~

『俊』:一路上从各种文本中学到了不少英文单词,似乎印象最深刻的还是self-censorship。直觉这是以后关于我的主题了。其实似乎一直也在做,只是没那么强烈地觉得是它。呵呵。

『媚』:专心看书。

『俊』:应该是接近清晨的时间了,朦朦胧胧中听到接吻和床单的声音。感觉还好,继续睡了。直到另一位男室友疑似受不了了,不断开门关门,出去了又回来又出去再回来。。。我彻底醒了。对面床的女生把男伴带回来了,疑似是她在西哈努克的最后一夜的疯狂。然后,下午又来了一位新的女生。

许多女生洗完澡,裹着毛巾就往混合宿舍里面走,然后呢?想象不到了。因为被警告不能盯着别人看,也没看到更多细节。。。今天清晨同样被吵醒了,对面床的女生一早就在收拾行李离开。朦胧中发现她在脱衣服和换衣服。然后呢,晚上又来了另一位新的女生。

这个男人好像high过了,我与俊在水池边看书,他脚震震地走过来,哀求我们“please,please”,原来想讨根烟抽~

威士忌的土产版~

『俊』:每天除了下午太阳不太强烈的时候到海边泡泡水,基本就是吃和睡,所以又继续开始了背单词。这次明显感觉到脑袋的效率大不如读书的时候了,而且一不再使用就遗忘得超快~~

最终还是决定买船票去海岛玩吧~希望疯狂的party不要持续到天亮。这段时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既不是当地人,也不是游客,我是什么呢?昨天用芒果诱惑了一位德国男孩一起聊天,随口赞美了一下德国的大学,他就开始滔滔不绝地吐槽德国大学制度的不足和落后了。。。

Koh Rong Samloem岛

『媚』:我们划了一只独木舟到旁边的小岛,发现一个小沙滩,一个人都没有,于是凌乱了。


『俊』:如果有时间,赶紧去柬埔寨享受接近原始的海岛吧。土耳其人已经在这里经营了船运和餐馆,英国人经营dorm和潜水,法国人经营bungalow。如果租一条皮艇,就能去附近的小荒岛,畅快地野外露出吧~ @koh rongsanloem

『俊』:在泰国喝最多的是斋啡,因为到处是咖啡店而且便宜。在柬埔寨喝最多的是生啤,同样因为到处是而且便宜。所以吸烟的量又上来了~烟同样很便宜。。。晚上在街边等车,tuk tuk过来搭讪。开头总是会问,你是哪个国家的?然后话题很快就转到,要marijuana么?

『媚』:这个以色列人抓了一条海参(英文名字叫海中小黄瓜),他玩弄完把它扔进海里,不小心一脚把小黄瓜踢爆了。

『媚』:右边是客栈老板,比我小一岁,突然好感伤~

只能说,水原来是透明的~

『媚』:在海岛上的餐馆老板是个土耳其人,他厨艺了得,殷勤礼貌,还很生意佬。他跟我们吹水说,在书上学习了一种睡眠方法,每天只睡六个钟,很精神。他说,人的睡眠不是平的,是连续的正弦波动。一个正弦波的时间为1.5小时。正弦波最高点为深睡,两边最低点为浅睡,浅睡醒点来人是最精神的,否则会疲乏一天。所以,他一天睡四个正弦波,4*1.5=6小时。所以,若想一天都精神,就掐好点醒来。

以色列女人真好看,肥美而显丰满。

风雨欲来~

图为流浪10年的日本人。

『俊』:在海岛上遇到一日本人,据说从19岁开始到处走,现在已经29岁。背着帐篷,在山林里面扎营。最重要的还是,拥有一位澳大利亚土著女伴,乌黑的肌肤,巨乳,在山林里面扎营。

Koh Rong Samloem岛的laze beach,一条超长的缓滩,趟在里面是会睡着的,趁没有怎么开发,赶紧去吧。


看来真的玩很累了~

『俊』:根据经营着餐馆和dorm的土耳其老板介绍(他的同胞在经营大陆至海岛的船运,每当客人登岛,都会被带去餐馆免费吃一吨午餐),建这两栋在沙滩边上的建筑,需4万美金,租金900美金/月,在旅游旺季,一个月可赚1万美金。他的下一步计划是去上海开土耳其餐厅。

坐夜班车回暹粒,对面床是个娇俏的小美女。

起码是睡着了,跟泰国的豪华夜班车是两个物种~

刚下夜班车,一群嘟嘟很有秩序地来接客了,我们睡眼惺忪地挤上了一辆嘟嘟,旁边是个神采奕奕的加拿大美女~

『媚』:10小时的夜班车,一张宽80厘米的床,睡两人,是我们在柬埔寨睡过最舒适的夜班车。我差点忘记了,我们在泰国坐的夜班车是带私人小电视和按摩椅的。我问俊,如果买单人票,那怎么知道睡在自己旁边的是男是女。果然,对面床是个娇俏的西方小姑娘,一个人。半夜1点多,服务员领来一个本地壮汉,要睡在小姑娘旁边。小姑娘说买了双人票,同伴临时来不了。车子是满的,壮汉着急了。。。

『俊』:旅途中遇到的许多人,在路上的时间都是按年计算的。他们知道怎么去赚钱,也乐于赚钱,但钱仅仅是最基础的支撑而已。当然他们也放弃了许多东西。最重要的,也许还是丢掉困住自己的东西,上路吧,其实都无所谓。在暹粒遇到的疑似即将要到北京教书的经济学教授看见我一到dorm就去洗澡,教了我一句:let’s do shit together. 我说,you will tasteit later in China, remember to get a good VPN.

——————————————————————

旅程说结束就结束了,回到广州就要继续面对现实了。说实话,除了出机场那一刻还有些兴奋感,很快又觉得找不到节奏了。接下来干什么呢?

也许先要解决赚钱谋生的问题?但其实这趟旅程我还未够瘾,我还想去一趟美国,去遇见一些陌生人。另一方面,me and me家庭写真工作室也开始了,现在粗糙的mayandjune.net就是个开始。

游荡泰国柬埔寨七十天(上)

[menu name=”cn”]


『俊』:辞职之后干什么好?我需要休息,其他的再说吧。买了两张去曼谷的机票,带上一本lonely planet,赶紧走吧。

IMG_5904_2

『俊』:在泰国,做许多事情的理由也许仅需要是,便宜,当然质量不差,甚至更好。有时候用蹩脚英文和泰国人说话,能看到他们脸上流露出奇怪的表情,似乎在说:“这摆明是个泰国人,还硬着头皮要说蹩脚英文?”

IMG_4891

『媚』:我想起曼谷的第一晚,那个80蚊/晚的马可波罗,俊在网上交了两晚房钱,第二天房钱没退就跑了。走廊有霉味,楼下是迪厅,房与房之间是夹板,有点王家卫电影里的南洋风。深夜,隔壁来了一对烂醉的男老外,他们大声说大声笑大声打架,地面不时发出沉闷重锤的声音,像两头发狂的兽。我敲了敲夹板,对方顿了顿,继续放声大笑。我问俊,他们在搞基吗?俊说,可能是男人之间的玩意。从那以后,我们达成共识,先到目的地看清楚,再找便宜舒适的旅店,网上图片不可靠。#图为极品马可波罗

IMG_4912
IMG_5081

『俊』:测试一个国家的互联网“自由”与否,也许pornhub是一个指标。在泰国别想直接连接过去,用台湾的vpn也不行,多手还测试到了韩国的vpn也不行。。。#突然停止吸烟超过72小时了,似乎闻到了一些新空气。暂时还是得用espresso对抗烟瘾。

IMG_5212

IMG_5216

『媚』:其实我挺享受在一个没有英文的地方迷路的,说明那不是旅游区。昨天到当代艺术馆参观,在郊外。跳下火车(自己按开门按钮跳到路轨上)发现这里几乎没有英文。定位错误,我们越走越远,只好向提着一条梯子的油漆工问路。他不断用泰文夹着英文向我们解释路线之复杂,急起来还拽了一下俊的肩膀。最后他给我们拦下的士,把我们送到目的地。除了你好、谢谢、埋单,我觉得很有必要把目的地名用泰文抄下来,至少要学会读音。

IMG_4996

2014年最后的狂欢,2015你好~

『媚』:吃完最后的午餐,就要到清迈去了。在去机场一路上,老挝的士司机用中文、英文和泰文跟我们吹水,他还说自己会十国语言,都是些简单词汇。听着他巴拉巴拉没完没了,我问了他关于的士与轻轨价格的问题。他说,泰国的士是私有的,车子是自己的,赚的钱也是自己的,也会有的士附属于公司,一辆的士有9年的营运资格。他还说大陆地不是私人的,房子不是自己的,让我们来泰国买地。我问他,中国人能到这里买地?他笑笑说,找个泰国人结婚就可以了,哈哈。

IMG_5311

IMG_5468_2

佛顿悟的瞬间形态~

IMG_5465_2

IMG_5466_2

『媚』:清迈第一晚入住古城边eagle house1。见到老板娘了,是个三四十岁的法国女人,光头。跟传说中的爱情故事有点出入,她的泰国老公竟然是个扁扁圆圆的佬。

IMG_5359

『媚』:我也努力学会了开摩托,载着俊碾大马路、高速路、还乌黑妈漆地盘山而下,为开车去pai县做准备。。。#泰民开始跟我们说泰语了

IMG_5565_2

IMG_5572_2

IMG_5581

开摩托去pai县,130公里,途中遇到小绵羊庄园pankled coffe。

IMG_5578
时不时会出现一群摩托车界的大只佬,呼哨而过,顿时觉得自己是摩托车界的小朋友。

IMG_5601_2

加油站,9蚊人民币1升。大油站就4-5蚊一升。

IMG_5916_2

IMG_5905_2

轮流开了六个小时的摩托,中途逗羊、咖啡、野餐花去两小时,终于到pai了,入pai第一个惊喜是养马谷地。

IMG_5717

欢快的摩托男~

IMG_5723_2

IMG_5722_2

IMG_5816_2

IMG_5721

IMG_5795_2

IMG_5765_2

『媚』:在乡间睡着这么美好的小木屋才80蚊,我想起eagle house最后的两晚,竟然把腰睡歪了。因为book房期到了,我们从美好的9号房换到了三人间。三人间的床褥很有问题,睡着睡着就变成梯型啦,还碰上长命雨,整个人都不好了。

昨晚不知道什么小动物,把放楼下鞋里袜子叼去玩了,弄脏了,人在旅途,干净袜子是多么紧缺。。。。shit!才发现两只鞋的鞋带都被咬断了,为毛俊的没事,因为他没绑鞋带。

IMG_5961_2

IMG_5970_2

IMG_5971_2

IMG_6078_2

人力风火轮,5蚊坐一次,是某个小数民族的习俗,肯定是个好玩的民族。

IMG_5988_2

IMG_5997_2

IMG_6004

附近的云来村,云南小数民族村,人力摩天轮,泥土石头屋,瞬间回到中国农村。。。

IMG_6111_2

IMG_5815_2

图为日本女主人开的吊脚小屋客栈,每晚75蚊人币。

『媚』:今天女主人把晒干的衣服还给我,我惊呆了。衣物折叠笔直,被码成一个立方体,是烫过了么。女主人是开手工皮袋店的,据说是日本人,我半信半疑,今天听到她与一对男女说日文,信了。她选了一块好地,一家人住东面一间大木屋,东北西北三个独立小屋出租(70蚊/天),南面被荒着长草,西边还有小溪经过。这么好的布局,为啥不种点花修葺修葺呢?我们都看中了这块地,一边晒太阳,一边意淫如何将之建成一个庭院,想想也很美。

IMG_6073_2

pai县天然露天温泉,实在太欢快~

IMG_6048_2

IMG_6075_2

IMG_6074_2

IMG_6077_2

泡完温泉,偶遇大象训练营。

『媚』:真的倒大霉了,离开pai才遇到设点查车。穿着弹力紧身警服的中年交警向我们招手,我们唯唯诺诺地在路边停了车。他先是笑眯眯地表扬了我们戴头盔很标准,然后问是不是Chinese,我说是。然后他用中文说“驾照”,俊说,no驾照。他笑眯眯地说,don’t worry,little money。乖乖地拿着罚单到旁边排队交了200B(40人民币),准备离开,他笑眯眯地叮嘱我们保管好发票,travel around no problem。

IMG_6608

IMG_6576

『俊』:在清迈的电影院,不仅有泰文字幕的英语电影,当然还有英文字幕的泰语电影,而且还有泰文字幕的法语电影。似乎只看到一部关于整容的中国电影。除了剧情片,还会有关于泰国的纪录片。第一次在电影院看《五十度灰》,20+,还需经过三次检查护照。还以为内容会对得起三次检查。。。这个月紧接是日本电影节。

IMG_6776

认真做练习的好同学~
IMG_6167_2

我们租了一个月的公寓,报了个英语口语班。公寓29方,有电视冰箱阳台,1000蚊/月。

IMG_6294

硬知识:买牛奶习惯了看一看生产日期,这个日期真看不懂。原来泰国用佛历,佛历即释迦牟尼涅槃时,为公元1年,比西方历法早了543年,所以今天是佛历2015+543=2558年。

IMG_6380

IMG_6377

IMG_6312
IMG_6382

『媚』:计划是去山顶的,随缘开上了一条坑坑洼洼的山路,前面竟然是个村寨。我们在当地姑娘开的小卖部点了两杯咖啡。是手冲阿拉伯咖啡,7元人币一杯。虽然手工粗糙,但口感清新,苦而不涩,我们有点小意外。更意外的是咖啡豆就种在这个山里,晒在自家房子前。入村的路上有个牌子,说是清迈大学农业学院基地,我想这就是能喝到新鲜可口阿拉伯咖啡的原因吧。#姑娘真的好美

IMG_6416

IMG_6463

『媚』:指哪打哪的好伙伴,第一次看小象洗澡很欢乐,洗完澡,小象用鼻子细致地往身上洒干泥粉,后背、肚皮、耳朵,双腿灵活地互相摩擦,不留死角。刚刚抹完“爽身粉”,又一批游客来了,口琴、爬树、洗澡,一系列指定动作,它一天要洗多少遍澡呢。

IMG_6476

无论大车还是小车,有车的感觉真好~

IMG_6514

口语班的俄罗斯同学和日本同学~

IMG_6535

美国老师,正能量,单身状~

IMG_6520

IMG_6891

报了一个英语口语班,认识了很多好玩的朋友。

IMG_6525一日一杯斋啡戒烟法

IMG_6574

『媚』:清迈家具一条街,真正的物美价廉,这里木材资源丰富。在一个满满印第安人和大象头木雕的店里,我不小心打烂了一盏假油灯的玻璃罩,闻声出来一位金发西人,他说不要紧,然后招呼女店员打扫干净了。看来,清迈木材生意可以做。

IMG_6656

传说中的手工纺布作坊~

IMG_6654

纺布机旁边还有个理发角,女的纺布,男的理发,两不误~

IMG_6696

每一个高大上的背后,都有一个能屈能伸的女汉子~

IMG_6724

IMG_6477

左手边是一望无际的森林~

IMG_6727

『媚』:开车上了一座两千多米的山茵他农,摩托疲软了,我让俊在旁边小跑,看谁快。后来才明白,摩托可能缺氧了。

IMG_6726

『媚』:回程的时候看到有个叉路写着“hot spring(温泉)”,于是我坚持去看看,结果车子跑了26公里,一路下山,沿途植被也变化了,到了山的另一面,我们连个鱼塘都找不到,于是沿路返回了。老公很生我气。

IMG_6782

IMG_6792

公寓附近的小巷子,这里好多IT老外,拿着发达国家的薪水,享受最低消费生活水平,真坏~

『媚』:昨晚去电影院看朱庇特,播着播着广告突然来了一段泰皇温情片,全体肃静起立。跟上次逛周末集市一样,吃着吃着辣肉串,突然广播奏起了国歌,密密麻麻的人瞬间被点了穴,站立着,感觉很神奇。

IMG_6870

『媚』:从来没有这么集中地被几个国家的人问及关于中国的各种问题,有时候不知道怎么回答。一些人在中国有不太愉快的体验,特别是与人相关的体验。我能说什么呢?我只能尽量做好,向外面的人展现一个中国新青年的好形象。

辞职,寻找合适的生活方式

[menu name=”cn”]


IMG_5311

 

『媚』:想重开博客很久了,自从有了微博和微信,很久没有写长文章的习惯,写写长文章还是好的,能让脑袋静下来。2014年末,辞职终于变成了现实。来自家里的压力很大,因为我与老公一起辞职了。年近三十岁,买房买车生孩的任务一样都没有完成。可能,内心有点抗拒这种危机四伏的稳定。

2012年开始,我们陆续离开工作了两三年的国企媒体,来到更加自由创新的媒体单位。两年半后,我还是选择了出走。其实,这应该是自身的问题。我想做什么呢?在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就一路向前奔跑,感觉有点不踏实。

这两年,我和老公都很努力地进行各种尝试,也一起搞摄影项目:bighead foto独立出版、微信zhaofoto摄影师资源平台。我的想法有点天真,希望有一天能摆脱上班模式。计划顺利而美好,但每每发展到一定程度,我们都会遇到同样的瓶颈:我们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经营这个东西吗?

究竟什么值得我们一辈子去经营,这是出走的目的。这几年的尝试让人越来越浮躁,但是努力是没有白费的,在不断的试验和试错中,我们得到了很多,对自己更了解了。为何害怕直面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可能因为没有安全感。相信我们都是努力的人,就当给自己一个机会吧,尝试去做想做的事情,找到合适的平衡方式。


『俊』:2014年后半段,我又开始强烈地感觉到瓶颈,不管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脑袋紧绷,水泥化了。原因似乎还是在于:我想干什么?我想要什么?我要怎么做去实现它?而我一直都没好好处理这个问题。瓶颈也同样出现在老婆身上,于是几年前她希望辞职去旅行的想法又重提了。于是乎,我也觉得,是时候了,让之前所做的东西在2014年尾画一个逗号吧。离开之前,我们并没有做什么计划,连去的地方也是最后才决定的——简单的泰国。我需要先放松,其他的再说吧。

在这两个多月旅程里面,我们就如普通游客,捧着lonely planet和trip adviser,参观应该参观的景点,吃应该吃的美食,每天都是忙碌的,却只是关于我们两人的旅程。直到到了清迈,老婆提出报个英语口语班,练口语的同时还可以认识一些新朋友,我们这才停了下来。后来到了柬埔寨,我们住进了青旅男女混合间,认识了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朋友。我想,我希望与人接触,希望与陌生人进行一些平常的,平等的聊天,虽然脑袋很慢,嘴巴也很慢。

在旅程将结束的时候,我们已经有想法,继续计划第二趟旅程,各自尝试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7年,从我与我到me and me

[menu name=”cn”]


IMG_2129

 

2014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6年生活的互拍记录变成了展览《我与我》。摄影展在浮图SPACE,一栋古老的别墅大宅里举办。图片是我们6年生活的互拍记录,真实而有意思。有意思的不只是照片本身,更多是两个摄影师真实袒露自己的行为。

 

从大学相识到现在,已经7年。我们性格相近,现在连外貌也变得相似。这是“我与我”的表层意思。我们都是摄影师,也是夫妻,习惯记录对方的生活状态,无论好坏都发布到网络社交平台上,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有人说很好玩,应该摘录下来出书,有人则说要在我们家里安装摄像头。很感谢这些朋友的鼓励,让我们更有勇气了。在媒体工作四五年了,我们是图片编辑,也是摄影师。经历了浮躁,现在只想回归本真,继续修行。

 

大学的时候,就有做一个家庭摄影师的想法。我是比较安静内向的女孩,善于发现生活中的美。之所以两人能靠那么近,走那么远,因为他也是个忠于内心的人。所以,我们觉得是时候了,刚相识时想开摄影工作室的愿望又重新出现,希望me and me家庭写真工作室是个顺利的转折,可以平衡好生存与生活的关系。

 

2014年尾声,我俩都辞职了,没有计划地在泰国和柬埔寨游荡了两个来月,希望把身体里的负能量清洗掉,用平静的心态去开展未来的生活。现在只想做好两件事,me and me家庭写真工作室和继续旅行。平衡各种关系,需要我们修行一辈子。

 

IMG_9119


 

摄影师简介:

 

陈文俊,自由摄影师,bighead foto、找摄影的联合创始人。

曾任媒体图片编辑和摄影师。作品曾刊登于《城市画报》、《中国企业家》、《人民摄影》、《南方航空》、《粤商》、腾讯《活着》、《新周刊》、《方圆》、《东方企业家》、《财经天下》、《创业家》、《博客天下》、《Lens杂志》、《第一财经周刊》、《时装》、《人物》、《1626》等媒体。

展览:

2014年,我与我——陈文俊、江演媚双人微展。

2013年,《恩宁》、《网》参加VOLUME – 伯明翰艺术,书和出版展。
2013年,《恩宁》、《网》参加丽水国际文化摄影节。
2013年,在广州扉艺廊举行第二次手工书工作坊。
2013年,《恩宁》、《网》参加英国曼彻斯特中国艺术中心TUMBLER –中国独立出版物书展。

2012年,《恩宁》、《网》参加广州时代美术馆「下一站,黄边 时代美术馆社区艺术节」“独立之光—2012广州独立出版物展览”。举行第一次独立出版工作坊,并在美术馆展出。
2012年,《恩宁》、《网》参加广州书墟第三回。
2012年,《恩宁》、《网》参加日本越后妻有艺术三年展中国摄影书书展。纳入三影堂图书馆收藏。
2012年,《恩宁》、《网》参加北京草场地摄影季“中国独立摄影书展”。纳入「中国独立出版书库」收藏。

2011年,策划展览《GATEWAY·路径》,参加参加第七届连州国际摄影年展。
2011年,策划展览《GATEWAY·路径》,参加第三届大理国际影会,获金翅鸟国际评委会特别奖。

2010年,个人项目《城》、《人与城》参加第一届“徐肖冰杯”全国摄影大展,获艺术类优秀作品并收藏。

 

江演媚,自由摄影师,bighead foto、找摄影的联合创始人。现居住广州。

曾任《城市画报》图片编辑,作品曾刊登于《城市画报》、《人物》、腾讯《活着》、《新周刊》、《lens杂志》、《人民摄影》、《第一财经周刊》、《中国企业家》、《创业家》、《南方航空》、《粤商》、《1626》、《悦己》等刊物。

展览:
2014年, 我与我——陈文俊、江演媚双人微展。
2014年,策展“微拍汇世界手机摄影展”。作品来自全世界二十多个国家手机摄影师与各行各业人的生活记录。
2013年,《恩宁》《长青街》参加VOLUME – 伯明翰艺术,书和出版展。
2013年,《恩宁》参加丽水国际文化摄影节,同时是摄影节摄影书工作坊导师。
2013年, 广州扉艺廊举办第二次手工书工作坊。
2013年,《恩宁》《长青街》参加英国曼彻斯特中国艺术中心TUMBLER –中国独立出版物书展。

2012年,《恩宁》、《网》参加广州时代美术馆「下一站,黄边 时代美术馆社区艺术节」“独立之光—2012广州独立出版物展览”。举办第一次独立出版工作坊,并在美术馆展出。
2012年,《恩宁》、《网》参加广州书墟第三回。
2012年,《恩宁》、《网》参加日本越后妻有艺术三年展中国摄影书书展。纳入三影堂图书馆收藏。
2012年,《恩宁》、《网》参加北京草场地摄影季“中国独立摄影书展”。纳入「中国独立出版书库」收藏。

2011年,连州摄影节“广日3人展”策展执行。